首頁-字畫資訊-

字畫收藏

- 書畫市場現狀及發展趨勢分析

書畫市場現狀及發展趨勢分析

來源:淳道字畫網      時間:2015-12-03     文章瀏覽次數:8861次

摘要:11月15日晚,嘉德秋拍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李可染創作的《萬山紅遍》以5800萬元起拍,經多位買家數十輪的競奪,最終以1.84億元成交,市場為之振奮。

      11月15日晚,嘉德秋拍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李可染創作的《萬山紅遍》以5800萬元起拍,經多位買家數十輪的競奪,最終以1.84億元成交,市場為之振奮。

      紐約當地時間11月9日,佳士得舉行的藝術家的繆思晚間拍賣會上,國內知名收藏家劉益謙以1.7億美元拍得20世紀意大利天才畫家、表現主義畫派的代表人物之一莫迪利亞尼的畫作《側臥的裸女》,創下了世界拍賣史上第二高的成交價格,僅次于今年5月以1.79億美元拍出的畢加索巨作《阿爾及爾的女人》。

      這兩條近期備受熱議的信息,讓無論是國際市場,還是國內市場,都充斥著:市場,似乎在回暖的信號。

尚水法《江色漁家》

尚水法《江色漁家》

十億人民幣,買便宜了

      無論是實至名歸,還是一次偶然,以1.7億美元成交的《側臥的裸女》,還有1.84億元成交的《萬山紅遍》都無疑成為本季的天價之作。

      對此,某拍賣所所所長說兩幅作品實至名歸!于劉益謙而言,十億人民幣買便宜了!劉益謙拍的這張畫很重要,這張畫應該值十億美金。在他看來,如果西方的油畫里,只有五張畫可做留世之作,那么梵高的《向日葵》是實至名歸,然后是畢卡索的《亞威農少女》,第三張就應該有這張畫,再往前推還有達芬奇的《蒙娜麗莎》,然后就是塞尚的代表作品,所以說這幅畫值十億美金都不為過,這是一幅值得傳承的佳作。一幅作品達到天價,這也預示著其余的系列作品將也有不可估量的價值預期。

      而對于李可染的《萬山紅遍》,業內人士認為,李可染的作品與魯迅的文章一樣,在當時的時代具有特殊的意義,其價值和珍貴性不言而喻。今天的成交價并不意外。李可染多年在學術領域有著重要地位,其水墨技法博采古今,吸收西方寫實技法,在中國現代畫壇備受推崇,特別是山水畫,一直受到市場的熱捧。而且業內也普遍認為,他的紅色經典題材作品依舊會成為未來拍場上天價成交的最主要類別和題材,未來仍能堅挺并繼續走高。

      還有業內人士說,盡管中國藝術品市場存量最大的就是近現代美術作品,但在有大量資本介入的最近十年間,精品也已經被搜刮殆盡。尤其在近些年市場行情下滑的情況下,短期內不會有精品流出,過億元的拍品越來越難得,藝術精品出現的越來越少。這也為未來李可染作品再創高峰留下伏筆。

 

楊功業四尺斗方花鳥畫國畫荷花《不染圖》

楊功業四尺斗方花鳥畫國畫荷花《不染圖》

不具有稀缺性天價就不靠譜

      盡管從藏品的價格等級和價格總量來說,劉益謙都無愧于中國收藏界一哥的稱號,有著多年文化創業產業發展研究及文化藝術市場研究資歷的李壘也以劉益謙撿漏了!來評價此次拍賣。

      從收藏價值來考慮,越是具有排他性、唯一性的藏品,其收藏價值越高。這也就是以他為代表的藏家幾十年來一直推崇的收藏理念:精品、絕品、孤品。從這一視角看,劉益謙拍的的這幅《側臥的裸女》顯然不具備這一特性。雖然這幅畫作屬于莫迪利亞尼作品中的精品,彰顯其巔峰藝術成就的《裸女》系列,但關于裸女像的主題,莫迪利亞尼創作了一個系列,這只是30多件作品的其中一件,未來對其稀缺性估值不可考量。可以說,不具有稀缺性,即使是天價也未必經得住市場的長期考驗。

      同樣也有質疑者認為,劉益謙只能算得上是一名職業收藏家,而不是一名專業投資者。盡管經歷近幾年在高端市場板塊頻繁得手,劉益謙這種在國際和國內市場上一擲千金的土豪式競買,并不能歸入專業藝術品交易或投資的經典教學案例,因為不管是其在2009年橫掃當年國內拍賣市場上成交價前10名的藝術品中的4件,還是在2010年揮金20多億元進入市場并以3.08億元拿下舉世矚目的王羲之《平安帖》,甚或是后來購入蘇軾《功甫帖》、明成化斗彩雞缸杯和明永樂御制紅閻摩敵刺繡唐卡等一系列天價拍品的種種表現,都無一例外地在挑戰專業投資的邏輯。因為他在高端藝術品市場上的購買經驗并沒有形成一套成熟且可以被其他同行借鑒的藝術品收藏標準,至少從目前來看,在他所有的購買案例里邊,并沒有出現過一件可以作為投資教學案例的交易標的,因而劉益謙并不是專業投資圈里邊常見的那類投資專家,他在全球藝術品頂級收藏俱樂部里邊的種種表現都只能看成是他個人的一種習慣行為,或者說是個人能力的表現,但并不見得是專業市場操作邏輯的必然要求。

程守貴花鳥畫《一葉知秋》

程守貴花鳥畫《一葉知秋》

書畫市場回暖這句話不恰當

      天價成交后,有業內人士感慨,在市場大環境欠佳的行情下,暖冬模式正在開啟。然而回暖一詞用的并不恰當,高價并不意味著回暖,低價也不能說明遇冷,真正值得投資的作品,永遠都是熱的,永遠值得追捧,所以有價值的藝術品,不存在冷、暖之分。李壘這樣解釋到。

      這一觀點與佳士得紐約印象派與現代藝術主席DerekGillman先生不謀而合。DerekGillman舉例提到:在猶太人主導的巴黎畫派中,有些藝術家是近幾年突然大受追捧,但是莫迪利亞尼的藝術地位在過去一個世紀中都較為穩固。而他某些作品的價格在過去幾年忽然大幅飆升,比如說他的裸女像。這其中的一部分原因是物以稀為貴。因此一旦出現,即為追求頂級作品的藏家追捧。

      而且,事實上無論是國內市場還是國外市場,天價和慘敗并存,并且明顯呈現出兩極分化的態勢,若說市場回暖還尚欠妥。一方面劉益謙對莫迪利亞尼《側臥的裸女》的出價,創下藝術品拍賣史上第二高價;史上最高價是在6個月前,畢加索的《阿爾及爾的女人》)以1.794億美元的天價售出拍賣行拍出)。另一方面,盧西恩弗洛伊德、克里斯托弗伍爾、馬克羅斯科和費爾南萊熱等身價一向較高的藝術家的作品卻未能找到買家,或者未達到目標價。莫奈于1908年前后創作的《睡蓮》是一件經典的印象派珍貴畫作,這幅畫僅賣出了3380萬美元的價格,遠低于最高5000萬美元的預估價。大多數拍賣會的總成交額處于預期區間的低端,甚至低于區間下限。

      數據也顯示,蘇富比去年的當代藝術晚拍成交總額為3.436億美元,今年則為2.948億美元。今年佳士得戰后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總成交額為3.311億美元,這一數據與去年11月同一拍賣會的8.528億美元相去甚遠。

      國外一些分析也表示,在中東地區動蕩不安、預測美國可能加息、中國經濟放緩之際,看上去外部世界似乎終于對藝術市場產生了影響天價和慘敗共存的藝術市場已然開啟了調整。同樣喜憂參半的情形在國內市場也在上演,今年國內秋拍市場的冷淡,業內早有共識,買家惜金、賣家惜售狀態仍在持續。以中國嘉德秋拍為例,潘天壽的兩件作品的表現就并不如意,如《朝霞》剛進底價區就已無人出價,董其昌《疏林茅屋圖》也是如此。不少名家普品還遭遇流拍,比如估價400萬-500萬元的蔣兆和《春耕圖》、估價800萬-1000萬元的徐悲鴻《倘得優游銷歲月》等。

用戶評論

相關文章

精彩推薦

相關書畫作品

最新字畫文章

熱點文章

瀏覽記錄

[清空記錄]
什么网赌软件合法吗